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mwenting.com】

福彩3D网上投注

]
来源:网络 时间:2018-04-16 15:52 阅读:8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带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300篇》

篇外篇第34篇从根上治言之有理

常有“从根上治”之说,缩语叫“根治”。指难于治愈的疾病。或者是指社会上的一些痼习、痼癖;三申五令也“狗改不了吃屎”,于是便有人说需要“从根上治”。

“根”大多数时候是指因果关系,就是引起痼疾、痼癖的原因,引起痼习、痼癖的源头。比如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就是其中一种。

对“根”的理解并不完全一致,各自见仁见智。我一个青年时的挚友另有高见,把“根”理解成身体上的“那点子”。也有地方叫做“命根子”。

常一起聊天,有时候还喝点酒,既然是挚友,加之又有一些酒意,那挚友就常忍不住,有感而发、无话不说。

他因为妻子常常很苦恼。职业关系他们夫妻经常不在一起,美丽年轻的妻子耐不住了寂寞会“红杏出墙”。

他气愤填膺。不是舍不得离开妻子,心想有的是。可妻子死活不肯分开,一再保证下不为例,要丈夫原谅自己年轻,一时冲动。可后来还是常常“一时冲动”。

进退维谷,处两难中呵。于是,这天想出个绝招说:对犯这种病的男人就是要从其根上治,彻彻底底的其“根本”。

我问什么叫做“根本“。他说哪里犯事治哪里。不是“头疼医头、脚痛医脚”吗,就来个“哪处犯事治哪处嘛”。

我还不明白。他只好更明白的说,把人家的那个发源之“根”治了,就像把公鸡、公猪阉了,把这无可救药的人变成一个“太监”。

呵,真是别有见解、独出心裁,应该称作是“治根”的一种有效办法,不过这主意实在是太残酷、太不人道了。

他主张制定这样的制度,对屡教不改者一刀“卡擦”,把那个“不可教”的小玩意废了,来一个完全彻底。

后来我和那挚友分开了不在一处,听说他身份变了以后,自己也常犯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的事,完全忘记了他当年设想的那个“制度”。

他的妻子无可奈何,自己年轻时首先红杏出墙,丈夫现在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,能拿他咋样。只好自己想通了,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,自己安慰自己:就算是给丈夫当年的补偿吧。

当然,心里颇有些凄凄惨惨戚戚,后悔年轻时候没耐住寂寞,老了以后真正的孤独寂寞:

凄凄戚戚惨惨,孤灯单影独寒;

后悔年轻无知,半百年后偿还。

回忆往事心伤,岂能回返;

怀念当年貌美,如今满脸沧桑。

我和那一次醉酒长谈后,便没有机会敞怀,他的愿望怎么忽然改变?我茫然。

有人说:地位和关系变了嘛,从前他是矮别人一等的人,现在他是高别人一等的人;从前他是受别人损害,要治理损害他的人,当然就“杀气腾腾”,现在是别人被他损害,哪能允许别人对自己“义无反顾”呢。

有忿忿不平者说,都“五十郎当”,何苦!另一人反问:如果你“五十郎当”后忽然飞黄腾达如何?不平者哑然。

又有人高谈阔论说就是“五十郎当”年龄最容易惹事。“五十郎当”是最事业有成,最意气风发,最有权有势,最精力充沛,自然就最有、最有条件、最有雅兴拈花惹草。

说来说去,归根结底核心还是“钱”“权”。有了“钱”“权”,就是容易从“根”上犯事。

的确如此,公园广场、大街小巷、犄角疙瘩的议论纷纷中众口如一,说有多少官员就几乎有多少tan官,有多少tan官就几乎有多少寻花问柳和包养二奶的人。众口一词。

有人说,部分是出于天性*,身体里的荷尔蒙所致,也有人是为了攀比、摆谱、摆面子。听说别人有三只“鹦哥儿”,自己就得养三只“八哥儿”,不能太矮别人一截。

有一人大发高见说:“贪”“腐”是一条藤上的两只瓜,“本是同根生”。“贪”和“腐”是标准的辨证统一关系,它们相辅相成、相滋相润,相生相灭、相依相存。贪和腐是气相连、脉相通、经络一体,贪不离腐、腐不离贪。而“色*”则是“腐”的最最“尖端工程”。

那人越说越来劲:不吗?看看报纸,听听广播,看看电视,哪个tan官不养二奶,又哪个养二奶的官员不贪呢?他们唇齿相依、唇亡齿寒,是相依为命的“双胞胎”啊。

呵呵,仔细捉摸确实是那么回事,贪着了挥之不尽的钞票咋办呀?寻一条更宽广、畅通的挥霍消耗渠道。

女人是个无底洞,是最能挥霍而无穷无尽、没有尽头的去处,最是一叠叠钞票塞不满的窟窿,tan官便自然就要四处打探,寻那个地方,找那个最姿色*缤纷处。

听说现在不仅仅包二奶成风,还在不断提高“境界”。攀比,比谁最舍得花钱“买处”,谁玩的“秧子”最多。比谁的二奶数量多,比谁的二奶最年轻漂亮,学历素质最高。现在,百余二奶的已经不算数一数二的“”尖子了。

某奶业集“奶王”说∶“像我这样(副厅)级领导的,谁没几个情人?这不仅是生理需要,更是身份的象征,否则别人打心眼里瞧

不起。”

莫名其妙!不在事业上做贡献树威望,而通过比拼包二奶,让别人打心眼里瞧得起。如果按他的标准推算,总统、总裁、总督、总理、总书记、等,该有多少个情人呵。

“色*腐”之后就要加大贪的力度,以保证腐的滋润、丰富、发扬,能够继续塞无底洞。

不知情者怪“红颜祸水”。有人不同意这个说法,女人并非“时时准备着”,男人并不是“随遇而安”。怎能推给“红颜祸水”呢。

有男人出高价寻找、招徕、打探,才有越来越多的“红颜祸水”上门。没有矛,何人制造盾,没有想玩的人出高价,哪有人做“拉皮条”生意,哪有人送上门的。

如买卖,有人喜欢才会有人热衷贩卖,有人想吃虎鞭,便有人冒以身试法的危险,冒成为虎的腹中餐的危险。

贪色*者岂止男人,女tan官也一样,拿钱和权“倒贴”,包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“爷”。不信吗?去公园、步行街、街角旮旯听听,世上有多少官员循规蹈矩、干干净净?

那朋友的主意是个好主意,虽然太残酷了,简直是中世纪酷刑,不能实行,但确实是从“根”治理的好办法。

可惜规矩人才会支持这样的规定,嗨,百姓支持没有用,不规矩的人又不会支持。就连那出这种主意的朋友也不支持了。

他想出以根治根的办法,是为了治别人。现在自己处处野花摘,上别人妻子的床,肯批准以那残酷的治人之道还治他自己之身吗?肯定是大拳头往办公桌上一捶:“胡说八道!”

这种事,上司确也为难,不治嘛误国害民,治嘛传出去了影响声誉。

“根”的两个概念中,下身那个小“根”和粗粗的“根”是紧紧相连,不治那个细根,就难治那粗壮的根。

因为有人保护那些根,从轻发落,所以总不能断根,前一个刚落马,啃一大口泥,就又一个迎头赶上、急起直追。甚至跑得更远,更加畅快淋漓,更上一层楼。

你不治,烈女们自己动手治,于是发生许多奇闻异事,妻子或者二奶把男人那“根”一剪刀卡擦去。当然,如果对象是“人民的勤务员”,可是逃脱不了干系的。

那女孩邓玉娇被“根”侮辱了,便也擎起小刀勇敢反抗。反抗得好,名声远传!

细细的“根”都没法治,怎能治得那粗粗根的呢?两“根”是辨证统一的关系。fu败是大根;那个是小根,个命之根而已,大“根”可是维系国家民族命运呵。

从前有乡言俚语,叫做:“十衙门人九个贪”,后来发展成了“十个tan官九个色*”。

呵,看来“从根上治”确实言之有理、至理名言。所以人家的总统爷被“揪出来”示众。当然,不可能对所有总统都千篇一律,有一些不行,那是国家机密啊。

相关专题:别人 妻子 年轻 男人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从根上治言之有理的感言